“因为疫情,我更努力工作,特别害怕被公司辞退”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明菌!

最近随着疫情逐渐减缓,荷兰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在逐渐复苏,融入考试也在慢慢恢复但你还没开始学习。

但疫情尚未结束,社会的动荡依旧存在,尤其是对许许多多的外籍人士来说,未来变得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最近,小明菌收到了来自Marco老师推荐的一篇来自NRC的新闻采访,采访对象都是像你我一样的来自荷兰以外国家的外籍人士,而采访的中心则是围绕着作为外籍人士,这次的疫情对自己的影响


小明菌啃完整篇荷兰语的报道之后,感慨万千。里面的采访对象,让小明菌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不仅仅是我们中国人,在荷兰还有许多其他国家的外籍人士,现在都在面对着更大不确定性,以及对这个社会更多的“疏离感”。

小明菌看完文章后,更深刻地发觉,“融入荷兰社会、获得永居/入籍身份”是我们能够安稳地在荷兰生活的必要方式。

那么就和小明菌一起来看看,这篇文章吧!



“原本令人羡慕的高知工作,

却因为疫情突然被抛弃”


原本那些拥有人人羡慕的工作的“脑力”劳动者们,却在新冠疫情的危机面前,因为尚未拥有欧盟籍身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就因为我们不是荷兰公民,仿佛瞬间被抛弃了,就是这种感觉。"


来自北京的Allen(28岁)在荷兰呆了5年后,在现在的处境下颇感委屈(凄凉)。他看着Zondag met Lubach这档以其“嘲讽”风格而出名的荷兰电视节目,里面演到吃超市里的 "速食袋装汤"时,联想到自己的处境,百感交集,"因为这是我在中国从来没有想过的。"



Allen目前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家咨询公司工作。在接受采访时他不想以自己的姓氏出现在报纸上,因为他害怕失去现在的工作。他说,过去几个月,他一直生活在 "巨大的压力之下"。


他觉得自己被老板 "监控 "了。


"我尽可能地努力工作,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现在我的工作量比预期的要大许多。因为如果现在但凡出了什么问题,外籍人员肯定会第一个被炒掉。"


根据荷兰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有5.4万名欧盟以外的外籍人士在荷兰工作,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工作者。大约一半来自北非、中东、东亚和南亚。外籍人士在这里工作时,要有工作许可证或者工作签证,这项申请由雇主安排,并且要支付昂贵的费用。这就使得他们比荷兰的员工要“更贵”



如果这样的知识工作者失去了工作,虽然在被解雇之后有三个月的时间去寻找新的岗位,但到期时仍然没有找到愿意申请为TA办理提供工作签证的公司,那么最后就必须返回自己的国家,持 "zoekjaarvisum "(search year visa)的外籍人士也是如此。有了这个签证,毕业生才获得一年的额外时间用于找工作,如果一年内无法找到工作,就必须离开。



“外籍工作人员的孩子们

仍需要在荷兰上学”


根据NRC对外籍人士以及FNV工会的采访,目前外籍人群的工作现状存在着巨大的动荡。上个月,荷兰网站DutchNews在三千多名外籍人士中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半数人担心新冠疫情会影响自己的工作和收入。


这些影响贯穿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许多外籍人士在荷兰生活了多年,可能已经买房定居,可能已经有了孩子并且在荷兰上学,身上背负了房贷、学费贷款等等一大笔贷款。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在短期内严重威胁了他们的未来。这些外籍工作者也通常是在银行、科技公司和工业领域工作的人。


虽然,这些外籍人士在他们初次踏入这片土地的时候,可能就想清楚了,他们的停留也许是暂时的。


"没错",FNV主任Bob Bolte说,"但别忘了:在荷兰的公司并不总是能招聘到适合自己的本地员工,所以才会招聘这些外籍人员来工作;但是他们从学校学到的东西,并不足以用来涵盖所有的工作岗位,特别是像信息和通信技术这样的部门,直到最近都还有数万个空缺岗位。


在过去的15年里,知识工作者——包括来自其他欧盟国家的外籍人士,在劳动力中的总人数从2.7%增长到4.2%。这使得荷兰的外籍知识工作者人数仅次于芬兰,成为欧洲最顶层的国际人才聚集地。国务秘书Mona Keijzer,他在3月向议会下院报告时说到,他正在制定 "加强国际知识工作者的商业环境"计划



工会FNV希望内阁现在能 "为这个群体做点什么"。Bolte说:"给他们一些额外的时间,让他们去找别的工作,或者重新进行培训。三个月时间已经很短了,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完全不够!疫情过后,荷兰仍将需要他们这样的知识工作者。"


在一份网上请愿书中,侨民呼吁移民规划局因新冠危机延长zoekjaarvisum(search year visa),这份请愿书已被签名近2500次。目前,社会事务和就业部宣称要 "探讨 "是否可以给失去工作的高技术移民更长(超过三个月)的工作寻找期。


对于来自中国的Allen来说,额外的时间对他将有很大的帮助,例如他能够卖掉他新装修的公寓。"近年来,经济形势一直保持良好。当我没有开始工作的时候,猎头公司几乎每隔几周就会来找我。但是如果我现在必须回到我的祖国,我其实挺迷茫的,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工作。’’




“我很想找到工作,

但现在没有人雇佣我。”

Svetlana Kleyner(39岁)

国籍:俄罗斯

来荷时间:2019年9月

工作单位:Springer Nature


“我在一家学术出版社工作,在人文部门。我协调书籍出版,咨询作家,组织同行进行评审,但这一直是个临时工作。我原本正在和另一家公司谈工作,结果新冠病毒突然爆发,他们就关闭了一切招聘通道。


我自己是愿意尝试新工作的,但在现实中却很艰难,因为没有公司在疫情之下仍开放新的岗位招聘。如果我没有找到工作,而我的zoekjaarvisum就到期了,那么9月份我就不得不离开荷兰。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今年三月初的时候,未来的一切都仿佛充满了光明,但现在我却看不到希望。


荷兰是欧洲最适合居住的国家之一,是一个对外籍人士很包容的国度。因为我是一位女性,俄罗斯的就业环境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友好。在Pussy Riot(一支俄罗斯女性主义朋克乐队)的成员被判刑后,我就知道,这个国家的社会对女性的包容度已经达到了我的底线。


我喜欢荷兰人的简单和直接。我来自一个有着忌讳说“不”的文化的国家,在那里你要猜测你老板的真实意思。在荷兰没有这样的社交游戏。当你的意思是“不”的时候,你不必非说“好”,然后想个“好的谎言”来圆你刚刚的谎言。”



“我已经崩溃无数次了”

Valerie Ntinu(24岁)

国籍:肯尼亚

来荷时间:2014年

工作状态:目前正在寻找工作


“十八岁那年,我和我的双胞胎姐姐来到荷兰读本科。她在马斯特里赫特,我在莱顿。我在四年之后毕业于国际学专业,然后申请了第一个zoekjaarvisum。之后我又攻读了硕士学位,毕业后我申请了第二次zoekjaarvisum,今年的8月6日到期。如果到时候我还没有工作,我就必须离开。


因为疫情的原因,找工作真的很难,现在每次应聘都会被告知:'因为新冠......',我已经崩溃了无数次。每天我都看着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仿佛心在滴血。当初为了来荷兰留学,我不得不借很多钱,就是为了能够来这里学习。而作为一个来自欧盟以外的学生,你很难找到兼职。


所以现在我期待找到正式的工作,这样我就可以开始还钱了。假设我必须离开,我能去哪里?这是我成年后唯一停留过的国家,我还自认为自己是社会的一部分。我妹妹住在这里,我的朋友们,我的德国男友,他们都在这里......


但在肯尼亚就很不同,你在那里认识谁、你的人脉,在当地都非常重要。不管听起来有多难听,我在那里就是个无名小卒。不是因为我穷,至少我还是来自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但在肯尼亚,只有拥有厉害的人脉,才能在那里找到工作。”




“为了留下,

我能做的,我都做了”

Felipe Azevedo(29岁)

国籍:巴西

来荷时间:2018年9月

工作单位:Medtronic in Heerlen


“我有一份为期一年的合同,今年12月到期。只有我现在工作的公司来延长我的工作合同,我才能继续留在这里,不然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去找一份新的工作,但在疫情爆发以来,我没有看到任何相关的空缺岗位


我是团队里最后一个被录用的,工作内容是客服。我来自欧洲以外的地方,所以雇用我的成本最高,我的经验也很少。如果一定有人要走,也许就会是我。


在荷兰生活是很多人的梦想。对我来说也是。我在这里有家的感觉。为了留下,我能做的,我都做了。我已经学习了荷兰语,努力成为荷兰社会的一员。骑自行车去上班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我是一名同性恋者,在这里,我感觉比在巴西更安全。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可以在这里呆一辈子。


我关注荷兰政治、我爱Mark Rutte,我觉得他做得很好。但是疫情以来,我还没有听他提及如何处理过高技术移民或毕业生的身份问题。就感觉是,因为我们不是公民,我们没有发言权,所以也没有人站出来支持我们。






看完文章,你有没有找到和你相似的背景?


在这样一个动荡的时期,大家过日子都挺艰难,尤其是漂泊在异乡的我们这些外籍人士:面临签证到期、面临被辞退、面临高压......


但并不是说,要留在荷兰就那么的困难。如果不想要因为签证身份的问题而背负着巨大压力在荷兰工作生活,真的应该早早地将荷兰语学好、通过融入考试、及时地申请永居/入籍。


趁现在融入考试的难度还在A2,这个难度的考试是真的不难,只要你有付出,就一定有回报!我们一起加油,为了更好的生活前进!



文章来源:

https://www.nrc.nl/nieuws/2020/06/08/de-begeerde-kenniswerker-wordt-opeens-afgedankt-a4002105


— / Sunway  学习充电站 / —

 
CRKBO认证学校

做最专业的荷兰语培训
微信:sunwaylanguage
知乎:Sunway荷兰语
YouTube/BiliBili:Sunway荷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