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丨如何在荷兰做近视眼手术,关键还能保险全报?
鼻梁上这个又爱又恨的小东西,终于可以摘掉啦?
发布日期:2018-07-13 16:55
叫呆毛的耀天老师   Sunway荷兰语

 

自从上周韩老师请出了我们的Yautina耀天老师来给大家分享她的整牙经历后,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好评和提问。有能力回答的问题我们已经从后台私信回复了大家,剩下没有回复的问题就是我们也不能提供准确答案的问题哦,还需要各位小伙伴自行去找牙医了解一下情况。

这周,我们的Yautina耀天老师又来给大家分享她的亲身经历了。相信很多小伙伴都有近视的困扰,现在技术这么成熟,真的很想做个手术从此不戴眼镜啊。

那恭喜你打开了一篇正确的文章。

以下内容来自笔名呆毛的耀天老师

 

这是一篇长文。有碎碎念也有科普。 如有不懂,欢迎自行Google。我分享的一切,都是纯个人经历而已。你的眼睛什么情况,医生才知道哦。

睁开眼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夏日早晨。本能地向床边摸索,发现眼镜找不到了的时候心里还慌了一下,然后才猛然想起,已经不需要戴眼镜bril了。二十年不离身的眼镜忽然一下成了身外之物,激动得鼻子发酸,第一反应竟是按住泪腺。毕竟还在恢复期。

嗯。人生从此改变了。

9岁时发现视力落后到看不清黑板,家人才终于意识到我近视的问题,第一副眼镜就这样配了出来。度数一上来就是左眼350右眼250,对于二三年级的小学生来说,我一下子就成为了班级里的高度近视bijziend。那时候还是个“眼镜是学霸标配”的年代,还没有“全民近视”。所以就算为了这眼镜,我也得好好学习,不然做一个高度近视的学渣实在是自尊上承受不住。后来,学霸的地位确实保住了,可与此同时我的眼镜也基本以每年100度的幅度上涨着。学校里难免被同学嘲笑,被熊孩子捉弄,抢走我的眼镜。与此同时,其他一些同病相怜的小朋友们正在家长的陪伴下努力尝试各种方法,一边用矫正器治疗一边写作业啊,针灸啊,用豆子压住耳朵穴位啊,花样百出。我的家长并没有给我尝试这些东西,仿佛早就知道不会有效而放弃了一样。最后,越来越多的孩子放弃了这些方法,折腾了许久,最后还是不得不回归眼镜的队伍。和我一起,痛恨着它,又离不开它。

这一开始,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里,我从一个情窦还没开的小孩出落成了一个大龄少女,我的眼睛也出落成了妥妥的高度近视。直到上个月,我的左眼验光度数1100,机测度数1200,散光275,右眼验光度数575,机测度数600,散光250(还是200有点忘了)。矫正后的视力也只有左眼80%(0.8)右眼60%(0.6),不折不扣的残疾人。本来都动心去申请残疾人停车证了,可是后来一想,好像眼睛上的残疾,本来也不该开车的。

我有着一切高度近视的困扰,夜视能力差slecht nachtzicht,眼球突出,双眼无神,左眼有飞蚊现象glasvfochttroebeling。没有办法配室内眼镜室外墨镜的镜片,因为超过了支持的度数上限;没有办法配带度数的泳镜,因为度数超过了上限;没有办法戴软性隐形眼镜,因为散光度数太大;也没有办法戴硬性的隐形眼镜,因为过于敏感,而且眼皮内部油脂分泌过多,反而看东西跟白内障似的。于是我游泳的时候就瞎着眼睛横冲直撞,滑雪的时候就在眼镜外面再套一个滑雪镜,分分钟被水汽遮的亲妈都看不见,化妆的时候瞎着眼睛上色,戴上眼镜再看看自己都画了什么鬼,卸妆时发现厚厚的镜片上凸出的部分卡着一条粉底,理发的时候发型师问你看看怎么样,我都模糊着说一句挺好的,然后再戴上眼镜心里淡淡的骂一句娘…

就算这样我也没怎么去想近视手术的事儿,毕竟在眼睛上动刀子想起来还是有点怕怕的。

 

 

直到年初第一次滑雪,最后一天从山上下来,遇到了暴风雪storm。我眼镜外面套着滑雪镜,眼镜上面一层水汽,什么也看不见,把滑雪镜摘了,暴风雪打在眼镜上,立刻冻成冰,雪花带着加速度刀一样割在脸上。一个刚刚学了六天滑雪的小白,我,脑海里只有两个念头在互相缠绕:

骂娘骂娘骂娘——老娘可不要死在这儿啊——骂娘骂娘骂娘……循环往复。

安全着陆后心有余悸,把头盔往地下一摔(没摔滑雪镜,怕摔坏了),咬牙说了一句:老娘不干了!

回家就开始找信息。基于对近视手术已有的知识储备,我知道我的度数已经可以告别激光手术了,只有镜片植入一个选择。镜片植入虽然听说过,但是信息有限,周围也没有人做过,所以寻找信息基本就是从Google镜片植入lensimplantatie开始慢慢筛选出来的。最后终于锁定了一家医院,便开始了漫长的流程。具体是哪家医院我就不说了,欢迎大家自己Google,毕竟我不是打广告的…

————————————-分割线以下都是干货———————————————–

整个流程如下:

前期咨询——术前检查——镜片定做——手术预约——手术——术后检查

前期咨询:即在医院的网站上注册,填写自己的信息,医院会主动和你取得联系,并且寄送相关的关于各类眼睛手术的资料给你。我当时收到了整整一大本,包装精美,信息丰富,像是一本相册,里面介绍了基本的眼镜成像知识,眼睛问题,解决方法,各类手术的利弊和价格。不过,是荷兰语的,不确定是否有其他语言版本。比如激光手术有大家熟知的全飞秒smile半飞秒lasik(好像也叫瓣飞秒)等(我并没有深入研究,因为我的度数太大已经无法做激光手术)。而我需要的镜片植入手术则分为下面三种:

第一种,Artisan:比较基本,镜片植入在瞳孔前面lens voor de pupil geplaatst,所以靠近了看是可以看见镜片的,它的适用度数范围比较大,但是创口比较大,恢复时间也比较长。

第二种,Artiflex,镜片也植入在瞳孔前面,仅适用于近视,创口比较小,恢复时间也比较短。

第三种,Visian-ICL:镜片植入在虹膜和眼睛的晶体中间tussen de iris en natuurlijke lens geplaatst,所以外面完全看不见镜片,度数适用范围适中,创口最小,恢复时间短。但是因为植入位置特殊,需要确保虹膜和晶体之间的空间足够,不然镜片离晶体太近了会有白内障等风险。这种就是大家比较熟知的ICL。

三种价格(荷兰价格,国内可能会高一些)递增,如果需要矫正散光cylinder,还要再加500欧。注意,上面的价格都是每只眼睛的价格。

镜片植入的方法就是在眼角膜上先开一个小口,然后用一个小镊子把折叠起来的镜片送进去,再在里面调整到正确的位置。具体过程下面讲手术的时候再详说。

有了这些了解,就可以预约术前检查。

术前检查:术前检查scan不一定要去医院,在验光师那里就可以。医院在每个城市都有设置验光点。检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快速检查,耗时30-45分钟。主要是散瞳pupil verwijden,测角膜厚度dikte van het hoorvlies,测眼镜镜片度数 dioptrie/sterkte,用机器测眼睛真实度数等等。如果没有明显的问题,可以进行第二部分详细检查。详细检查耗时90分钟,依然是散瞳,测眼压oogdruk、虹膜和晶体的空间,眼角膜含水量,晶体是否异常,和眼部彩超kleurrijke echografie照片等等。两项检查下来,有25%的人会因为各种条件因素而被筛选下去。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植入手术的。剩下的75%则可以和医院预约,你未来的主治眼科医生会再次检查一些相关的数据,了解你的眼部情况,确定镜片大小等等。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回家之后,医院会联系你是否确定定做镜片,确定之后,他们就下单定做,定做需要4-6周。镜片到了之后他们会再次联系你,预约手术时间。一般需要排队到4-6周之后。镜片植入需要一只一只做,中间间隔两周(国内据说是间隔一天),主视眼放在第二次做,先做另外一只眼。

术前准备:如果正在戴硬性角膜镜,要停戴几个月(具体不记得了,因为我已经停戴超过半年),如果是软性隐形眼镜,需要术前至少一个月开始停戴。术前一周开始不允许化眼妆。术前至少一周,医院给你开一些药,需要提前取上,手术当天带着。

手术

6月6日,迎来第一只眼的手术behandeling

早上六点半起床,按照医生建议,没有空腹met lege maag,但也没有吃过饱。9点准时到达医院。候诊室已经有护士小姐姐等待。因为这是专门做眼科手术的诊所,并没有医院的冰冷气氛,布置的很温馨。有桌子上提供了各种杂志,免费提供咖啡和茶。护士小姐姐先讲述了一下大概手术流程,确认了姓名生日和要做的眼睛,然后开始滴药水。一共有四种药水,一个是散瞳剂,一个有点刺激的是麻醉,剩下两个不知道是什么。第一次滴完之后吃了两个止痛片。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小姐姐再过来滴一次。流程如下图(下图是做第二只眼睛的时候拍的,所以时间不对)

滴完第二次的时候,就已经隐隐有感觉了。眼角有种麻痒的感觉,并且麻药narcose所到之处都开始丧失感觉。鼻腔和口腔后面也开始麻木。喝水的时候还一度害怕呛到。散瞳剂也开始发挥作用,变成了近处看不清远处也看不清的尴尬境地。散瞳之后对光线也越来越敏感,世界虽然模糊,但是却莫名的明亮了许多。

四次药水滴完之后,照了下镜子,发现瞳孔已经完全散了,变成了这样…

好吧,其实是这样…

过了一会护士上来,看了看我,就给手术室打电话说患者已经准备好了。这时上来另外一个小姐姐,把我搀扶到了手术室。第一个医生是麻醉师,确认了一下我的身份,然后在右手上安了一个输液器infuse。这时来了第二个女医生,貌似是助手,给我穿上了手术服,鞋套和头套。第三个进来的是主刀医生。三个人分别和我握手,我心里暗说为什么不能把这一套先做完了再给我扎输液器,带着输液器握手很痛的。主刀医生再次确认了我的身份和需要手术的眼睛,然后让我在一个探灯前坐好,在我眼睛上画了两个标记,我们就进手术室了。

整个人躺在手术椅上,左边手指量上血压bloeddruk,右面手指接上脉搏传感器,一张布把我全身蒙住只露出右眼,然后用扩睑器撑开。这时候输液器里面有一阵凉凉的液体涌入,是镇静剂。后来我查了一下,这个镇静剂貌似是苯丙胺,小剂量注射并不会睡着,而是进入恍惚状态,忘记了时间。后来我就看着头顶灯光变得五颜六色,时不时有水凉凉的冲洗眼睛,也没有感觉到疼痛,感觉过了两分钟,就结束了。这时候医生把眼睛用透明眼罩扣上,我就下楼了。朋友在候诊室wachtkamer等我,我说这手术可真快,两分钟就过去了,朋友说,其实你上去了半个小时…镇静剂作用下的我特别健忘。下楼之后先吃一片降眼压的药,吃完了之后过了一会我问朋友,“我刚才有没有吃那个药啊?”朋友说吃过了。然后我给他详细地描述了一下我记得的手术过程。过了一会我又问,“我没忘了吃降眼压的药吧?”朋友说,“你已经问过一遍了,吃过啦!”我略觉尴尬,于是转移话题,详细地给他描述了一遍手术过程。后来朋友说等待术后检查的那半个小时里我特别让人无语,每件事说好几遍。

 

半个小时之后,被带上楼去检查。测眼压oogdruk meten(24),看镜片位置,拆线,然后给我戴上了一个隐形眼镜,一个抗生素眼药水,就可以回家了。

出门的时候赶上有太阳,光从眼罩里漏进来的那刹那我真的觉得自己要亮瞎了。眼前除了一片白什么也看不见,而且眼睛后面的神经很疼,估计是光照的。

手术当天傍晚吃半粒降眼压药,晚上睡前滴一滴抗生素。我回家之后倒头就睡,也算是最好的恢复。对了,千万要有人接送,在家照应,自己不能开车!

手术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可以摘掉眼罩。之后去见验光师(就是做术前检查的那个),测了眼压(10),检查镜片位置,摘掉隐形眼镜,测视力。我右眼之前戴眼镜的矫正后视力也只能达到0.6,结果术后第一天就可以看到0.8,如果再加一点度数是可以看到1.0的。但是因为之前到了0.6以后再也看不清了,所以这一点度数当时是没有表现出来的,手术之后才发现。不过也不重要了,能看到0.8就很满足了。

因为右眼还处于散瞳状态,而左眼现在没有了眼镜一片模糊,我让验光师帮我把原来的眼镜右眼镜片去掉,试图用左眼去看。后来发现,这个方法在右眼可以正常视物之后立刻没有效果了,一边是镜片,一边是裸眼,大脑信号各种混乱,结果就是头晕头痛。

右眼的散瞳状态持续了三天多。期间我一直是这个样子:

眼罩如图:

这段时间被称为破产海盗。

注意事项

第一周:不能猛然起身,尽量不要弯腰bukken下蹲squatten
不提重物
不能揉眼
洗澡时要闭眼
术后48小时内不能喝酒

前两周:不能游泳及球类运动不能去风沙大的地方电脑少看,特别累眼睛的事儿不能做,不能化眼妆

前三个月:尽量多带墨镜出门球类运动时要带防护镜,尽量避免夜间开车

感受

夜视:对点状光源有光圈感。别人看一排路灯像是一颗颗星星,我看是一片星座。

疼痛:前一两天有伤口的疼痛和钝痛,就像是磕青了一块那样。之后偶尔有肌肉痛,尤其是在转眼珠或者是眼部肌肉用力的时候。

反而是没有做手术的左眼肌肉疼痛比较厉害,因为这段时间一直依赖右眼,而左眼是主视眼,大脑总是努力让左眼跟着一起看,肌肉紧张时间长了就会疼。

其他:瞳孔缩回期间视物重影。 以前习惯了看不清的东西就贴近了看,现在反而在近处是无法对焦的了。

点状光源照过来的时候,眼前会多一圈金色光圈,类似于下图: 

6月20日,第二只眼,左眼。

这一次约在了早上8点,当天的第一个。因为上一次的手术过程并不疼,这次我比较放松。以前看国内有人分享ICL的经历,说能听到像订书器一样咔哧咔哧的声音,还有人连着吐两天什么的,我也都没有。也可能是因人而异吧~

还是上次的那个护士小姐姐,流程也和上次一样。我的瞳孔完全散开的时候,又被带到手术区了。还是同样的医生,还是同样的手法。麻醉师一眼就认出了我,亲切的和我打招呼,问我还记不记得他们。回想我当时,一只眼完全散瞳散成猫,另一只是一千二百度没戴眼镜,我能看得清他们长什么样我就不来做这个手术了好嘛!

麻醉医生交代,上次给你用了镇静剂,但是这次我可能会减少剂量。因为外面天气热,镇静剂和热天气会让你头疼眩晕,不能用太多。我同意了。

主治医生在眼睛上做标记的时候,我感到了角膜上轻微的压迫感,心里还是落空一下,心想不会是麻药劲没够吧…

 

忐忑地上了手术台,期待着像第一次那样迷迷糊糊看看灯光冲冲水就过去了。这时我看到了眼前有一个小的类似叉子vork一样的器材。我上次没看见啊!紧接着就是一阵疼痛。这是一种胀痛感,说起来很奇怪,有点像姨妈痛的那种胀痛和绞痛的感觉。我开始紧张,也忍不住哼了几声,希望麻醉师能听见,给我加点料。然而麻醉师并没有理我,而是之前的那个女医生一直握着我的手安慰我。我就抓着她的手,灯光依然是五颜六色的,水也是凉凉的,然后又是一个什么器械在我眼前闪过,又是一阵疼。这点镇静剂没有达到完全游离忘记疼痛的地步,却又足够让我意识不到具体都发生了什么。两拨疼痛之后就结束了,女医生带我出来,直接检查了一下镜片的位置,然后拿着疼痛指数表问我,刚才有多疼。我想了想,应该在3级多一点点,虽然不可忽略,但是可以忍受,毕竟还是上了很多麻醉的。

又回到候诊室,继续上次一样半小时的胡乱絮叨。然后又上去检查。检查的是另一位医生,他说99%的患者都在第二次手术时有更多的感觉,看到的也更多。而其实所有流程都是一样的,药的剂量也是一样的,可能是镇静剂的缘故,很多事情第一次忘记了,而第二次重复出现的时候,大脑就又回想起来,所以才会有更多感觉。于是又测了眼压(25),拆线。这次没有滴药水戴隐形,而是抹了一种药膏。这个药膏也要带回家,睡前抹一下。这个药膏后来证实和抗生素类的差不多,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次的处理方法是不同的。

中午出门恰好外面很热,在车里坐了一会头疼就开始了。不知道是眼压大,还是因为镇静剂的副作用,反正当时是一种左后脑被人牵扯的那种神经痛,而且越来越不能忍受。快到家的时候附近的桥被立起来了那时我简直就要骂街。后来终于哼哼着回到家,狂吞两个止疼片,过了半个小时药效起了才渐渐睡着,再醒来头痛hoofdpijn就消失了。回想一下,当时的疼痛指数已经可以超过7,难怪麻醉师之前提醒我。另外发现如果躺下,会比坐着疼痛减轻一点,说明和当时的眼压过大也是有关系的。

顺便说一下,根据验光师的说法,正常人的眼压是15左右,±5都是可接受范围。所以左眼当时25的眼压,虽然在刚手术后是比较正常的值,但是也足够大了。而且,第一次拆线的时候,固定器被拿下来的一刹那,眼睛里马上有水流出来。而这一次就没有,可能也是因此增加了一定的眼压。再者,第一只眼只有600左右,这一只的度数是第一只的近一倍,镜片自然也厚了一些,可能会造成更多的并发状况。

第二天验光,眼压回落到15,视力直接达到1.0。除了眼睛有点红,其他一切良好。至此我双眼视力都已经超过了之前的眼镜矫正视力。不过,术后视力需要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才能最终稳定下来,这期间还是会有变化的。

最后是一个荷兰的朋友们比较关心的问题:保险是否报销

在确定定做镜片之前,需要自行向保险公司申请批准。并且让主治医生写一封推荐信medische verklaring。保险公司会根据你的眼部情况报告和医生推荐信来判断是否符合报销条件。报销条件也随保险公司而不同。我记得的我的保险公司审核条件是:

  1. 眼睛度数大(多少度以上我忘了),或者双眼度数差过大(比如我双眼差了接近600度)

  2. 隐形眼镜不耐受

  3. 主治医生的推荐信

  4. 剩下还有什么不记得了…

总之,这些审核通过了以后才可以决定是否给你报销,接到他们的决定之后,才可以跟医院安排定做镜片。如果自己先做了手术,很有可能保险公司是拒绝报销的。报销根据保险公司和医院的合同关系,可能会报销70%-100%不等

就算保险公司不提供报销许可,也是可以根据你的国民基本险和附加险有一些报销金额的。这个从50欧到750欧不定,不知道这些保险的规定是什么,保险公司众多,就没法一一研究啦。

 

 

第二只眼过去一周之后,眼罩和药都停了。刚做了复查,不矫正的情况下,裸眼左眼可以看到1.0,右眼接近1.0,镜片位置准确,晶体空间充足。除了还不能提重物,做力量运动之外,已经可以开始运动啦!

接下来只希望视力一直这样保持下去,刚刚发现,左眼的飞蚊现象竟然消失了!

以上是我的一点个人经验,码了这么多字出来,纯粹为了分享,仅供参考。细节问题还请自行搜索或咨询专业人士。最后希望大家注意保护眼睛!

截至今天发文之前,我们再次问了下Yautina的感受。手术至今恰好一年。目前左眼的飞蚊现象依然存在(可能是因为常用电脑的缘故),右眼的光圈现象基本可以忽略,左眼依然有轻微的光圈现象,但是已经习惯了。之前左眼为绝对的主视眼,而现在双眼均衡了很多。眼睛其它的不适现象已经消失,不但如此,Yautina还养成了平时带墨镜,并且不再贴近看书的好习惯。

这是一篇长文。有碎碎念也有科普。 如有不懂,欢迎自行Google。我分享的一切,都是纯个人经历而已。你的眼睛什么情况,医生才知道哦。

睁开眼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夏日早晨。本能地向床边摸索,发现眼镜找不到了的时候心里还慌了一下,然后才猛然想起,已经不需要戴眼镜bril了。二十年不离身的眼镜忽然一下成了身外之物,激动得鼻子发酸,第一反应竟是按住泪腺。毕竟还在恢复期。

嗯。人生从此改变了。

9岁时发现视力落后到看不清黑板,家人才终于意识到我近视的问题,第一副眼镜就这样配了出来。度数一上来就是左眼350右眼250,对于二三年级的小学生来说,我一下子就成为了班级里的高度近视bijziend。那时候还是个“眼镜是学霸标配”的年代,还没有“全民近视”。所以就算为了这眼镜,我也得好好学习,不然做一个高度近视的学渣实在是自尊上承受不住。后来,学霸的地位确实保住了,可与此同时我的眼镜也基本以每年100度的幅度上涨着。学校里难免被同学嘲笑,被熊孩子捉弄,抢走我的眼镜。与此同时,其他一些同病相怜的小朋友们正在家长的陪伴下努力尝试各种方法,一边用矫正器治疗一边写作业啊,针灸啊,用豆子压住耳朵穴位啊,花样百出。我的家长并没有给我尝试这些东西,仿佛早就知道不会有效而放弃了一样。最后,越来越多的孩子放弃了这些方法,折腾了许久,最后还是不得不回归眼镜的队伍。和我一起,痛恨着它,又离不开它。

这一开始,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里,我从一个情窦还没开的小孩出落成了一个大龄少女,我的眼睛也出落成了妥妥的高度近视。直到上个月,我的左眼验光度数1100,机测度数1200,散光275,右眼验光度数575,机测度数600,散光250(还是200有点忘了)。矫正后的视力也只有左眼80%(0.8)右眼60%(0.6),不折不扣的残疾人。本来都动心去申请残疾人停车证了,可是后来一想,好像眼睛上的残疾,本来也不该开车的。

我有着一切高度近视的困扰,夜视能力差slecht nachtzicht,眼球突出,双眼无神,左眼有飞蚊现象glasvfochttroebeling。没有办法配室内眼镜室外墨镜的镜片,因为超过了支持的度数上限;没有办法配带度数的泳镜,因为度数超过了上限;没有办法戴软性隐形眼镜,因为散光度数太大;也没有办法戴硬性的隐形眼镜,因为过于敏感,而且眼皮内部油脂分泌过多,反而看东西跟白内障似的。于是我游泳的时候就瞎着眼睛横冲直撞,滑雪的时候就在眼镜外面再套一个滑雪镜,分分钟被水汽遮的亲妈都看不见,化妆的时候瞎着眼睛上色,戴上眼镜再看看自己都画了什么鬼,卸妆时发现厚厚的镜片上凸出的部分卡着一条粉底,理发的时候发型师问你看看怎么样,我都模糊着说一句挺好的,然后再戴上眼镜心里淡淡的骂一句娘…

就算这样我也没怎么去想近视手术的事儿,毕竟在眼睛上动刀子想起来还是有点怕怕的。

 

 

直到年初第一次滑雪,最后一天从山上下来,遇到了暴风雪storm。我眼镜外面套着滑雪镜,眼镜上面一层水汽,什么也看不见,把滑雪镜摘了,暴风雪打在眼镜上,立刻冻成冰,雪花带着加速度刀一样割在脸上。一个刚刚学了六天滑雪的小白,我,脑海里只有两个念头在互相缠绕:

骂娘骂娘骂娘——老娘可不要死在这儿啊——骂娘骂娘骂娘……循环往复。

安全着陆后心有余悸,把头盔往地下一摔(没摔滑雪镜,怕摔坏了),咬牙说了一句:老娘不干了!

回家就开始找信息。基于对近视手术已有的知识储备,我知道我的度数已经可以告别激光手术了,只有镜片植入一个选择。镜片植入虽然听说过,但是信息有限,周围也没有人做过,所以寻找信息基本就是从Google镜片植入lensimplantatie开始慢慢筛选出来的。最后终于锁定了一家医院,便开始了漫长的流程。具体是哪家医院我就不说了,欢迎大家自己Google,毕竟我不是打广告的…

————————————-分割线以下都是干货———————————————–

整个流程如下:

前期咨询——术前检查——镜片定做——手术预约——手术——术后检查

前期咨询:即在医院的网站上注册,填写自己的信息,医院会主动和你取得联系,并且寄送相关的关于各类眼睛手术的资料给你。我当时收到了整整一大本,包装精美,信息丰富,像是一本相册,里面介绍了基本的眼镜成像知识,眼睛问题,解决方法,各类手术的利弊和价格。不过,是荷兰语的,不确定是否有其他语言版本。比如激光手术有大家熟知的全飞秒smile半飞秒lasik(好像也叫瓣飞秒)等(我并没有深入研究,因为我的度数太大已经无法做激光手术)。而我需要的镜片植入手术则分为下面三种:

第一种,Artisan:比较基本,镜片植入在瞳孔前面lens voor de pupil geplaatst,所以靠近了看是可以看见镜片的,它的适用度数范围比较大,但是创口比较大,恢复时间也比较长。

第二种,Artiflex,镜片也植入在瞳孔前面,仅适用于近视,创口比较小,恢复时间也比较短。

第三种,Visian-ICL:镜片植入在虹膜和眼睛的晶体中间tussen de iris en natuurlijke lens geplaatst,所以外面完全看不见镜片,度数适用范围适中,创口最小,恢复时间短。但是因为植入位置特殊,需要确保虹膜和晶体之间的空间足够,不然镜片离晶体太近了会有白内障等风险。这种就是大家比较熟知的ICL。

三种价格(荷兰价格,国内可能会高一些)递增,如果需要矫正散光cylinder,还要再加500欧。注意,上面的价格都是每只眼睛的价格。

镜片植入的方法就是在眼角膜上先开一个小口,然后用一个小镊子把折叠起来的镜片送进去,再在里面调整到正确的位置。具体过程下面讲手术的时候再详说。

有了这些了解,就可以预约术前检查。

术前检查:术前检查scan不一定要去医院,在验光师那里就可以。医院在每个城市都有设置验光点。检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快速检查,耗时30-45分钟。主要是散瞳pupil verwijden,测角膜厚度dikte van het hoorvlies,测眼镜镜片度数 dioptrie/sterkte,用机器测眼睛真实度数等等。如果没有明显的问题,可以进行第二部分详细检查。详细检查耗时90分钟,依然是散瞳,测眼压oogdruk、虹膜和晶体的空间,眼角膜含水量,晶体是否异常,和眼部彩超kleurrijke echografie照片等等。两项检查下来,有25%的人会因为各种条件因素而被筛选下去。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植入手术的。剩下的75%则可以和医院预约,你未来的主治眼科医生会再次检查一些相关的数据,了解你的眼部情况,确定镜片大小等等。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回家之后,医院会联系你是否确定定做镜片,确定之后,他们就下单定做,定做需要4-6周。镜片到了之后他们会再次联系你,预约手术时间。一般需要排队到4-6周之后。镜片植入需要一只一只做,中间间隔两周(国内据说是间隔一天),主视眼放在第二次做,先做另外一只眼。

术前准备:如果正在戴硬性角膜镜,要停戴几个月(具体不记得了,因为我已经停戴超过半年),如果是软性隐形眼镜,需要术前至少一个月开始停戴。术前一周开始不允许化眼妆。术前至少一周,医院给你开一些药,需要提前取上,手术当天带着。

手术

6月6日,迎来第一只眼的手术behandeling

早上六点半起床,按照医生建议,没有空腹met lege maag,但也没有吃过饱。9点准时到达医院。候诊室已经有护士小姐姐等待。因为这是专门做眼科手术的诊所,并没有医院的冰冷气氛,布置的很温馨。有桌子上提供了各种杂志,免费提供咖啡和茶。护士小姐姐先讲述了一下大概手术流程,确认了姓名生日和要做的眼睛,然后开始滴药水。一共有四种药水,一个是散瞳剂,一个有点刺激的是麻醉,剩下两个不知道是什么。第一次滴完之后吃了两个止痛片。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小姐姐再过来滴一次。流程如下图(下图是做第二只眼睛的时候拍的,所以时间不对)

滴完第二次的时候,就已经隐隐有感觉了。眼角有种麻痒的感觉,并且麻药narcose所到之处都开始丧失感觉。鼻腔和口腔后面也开始麻木。喝水的时候还一度害怕呛到。散瞳剂也开始发挥作用,变成了近处看不清远处也看不清的尴尬境地。散瞳之后对光线也越来越敏感,世界虽然模糊,但是却莫名的明亮了许多。

四次药水滴完之后,照了下镜子,发现瞳孔已经完全散了,变成了这样…

好吧,其实是这样…

过了一会护士上来,看了看我,就给手术室打电话说患者已经准备好了。这时上来另外一个小姐姐,把我搀扶到了手术室。第一个医生是麻醉师,确认了一下我的身份,然后在右手上安了一个输液器infuse。这时来了第二个女医生,貌似是助手,给我穿上了手术服,鞋套和头套。第三个进来的是主刀医生。三个人分别和我握手,我心里暗说为什么不能把这一套先做完了再给我扎输液器,带着输液器握手很痛的。主刀医生再次确认了我的身份和需要手术的眼睛,然后让我在一个探灯前坐好,在我眼睛上画了两个标记,我们就进手术室了。

整个人躺在手术椅上,左边手指量上血压bloeddruk,右面手指接上脉搏传感器,一张布把我全身蒙住只露出右眼,然后用扩睑器撑开。这时候输液器里面有一阵凉凉的液体涌入,是镇静剂。后来我查了一下,这个镇静剂貌似是苯丙胺,小剂量注射并不会睡着,而是进入恍惚状态,忘记了时间。后来我就看着头顶灯光变得五颜六色,时不时有水凉凉的冲洗眼睛,也没有感觉到疼痛,感觉过了两分钟,就结束了。这时候医生把眼睛用透明眼罩扣上,我就下楼了。朋友在候诊室wachtkamer等我,我说这手术可真快,两分钟就过去了,朋友说,其实你上去了半个小时…镇静剂作用下的我特别健忘。下楼之后先吃一片降眼压的药,吃完了之后过了一会我问朋友,“我刚才有没有吃那个药啊?”朋友说吃过了。然后我给他详细地描述了一下我记得的手术过程。过了一会我又问,“我没忘了吃降眼压的药吧?”朋友说,“你已经问过一遍了,吃过啦!”我略觉尴尬,于是转移话题,详细地给他描述了一遍手术过程。后来朋友说等待术后检查的那半个小时里我特别让人无语,每件事说好几遍。

 

半个小时之后,被带上楼去检查。测眼压oogdruk meten(24),看镜片位置,拆线,然后给我戴上了一个隐形眼镜,一个抗生素眼药水,就可以回家了。

出门的时候赶上有太阳,光从眼罩里漏进来的那刹那我真的觉得自己要亮瞎了。眼前除了一片白什么也看不见,而且眼睛后面的神经很疼,估计是光照的。

手术当天傍晚吃半粒降眼压药,晚上睡前滴一滴抗生素。我回家之后倒头就睡,也算是最好的恢复。对了,千万要有人接送,在家照应,自己不能开车!

手术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可以摘掉眼罩。之后去见验光师(就是做术前检查的那个),测了眼压(10),检查镜片位置,摘掉隐形眼镜,测视力。我右眼之前戴眼镜的矫正后视力也只能达到0.6,结果术后第一天就可以看到0.8,如果再加一点度数是可以看到1.0的。但是因为之前到了0.6以后再也看不清了,所以这一点度数当时是没有表现出来的,手术之后才发现。不过也不重要了,能看到0.8就很满足了。

因为右眼还处于散瞳状态,而左眼现在没有了眼镜一片模糊,我让验光师帮我把原来的眼镜右眼镜片去掉,试图用左眼去看。后来发现,这个方法在右眼可以正常视物之后立刻没有效果了,一边是镜片,一边是裸眼,大脑信号各种混乱,结果就是头晕头痛。

右眼的散瞳状态持续了三天多。期间我一直是这个样子:

眼罩如图:

这段时间被称为破产海盗。

注意事项

第一周:不能猛然起身,尽量不要弯腰bukken下蹲squatten
不提重物
不能揉眼
洗澡时要闭眼
术后48小时内不能喝酒

前两周:不能游泳及球类运动不能去风沙大的地方电脑少看,特别累眼睛的事儿不能做,不能化眼妆

前三个月:尽量多带墨镜出门球类运动时要带防护镜,尽量避免夜间开车

感受

夜视:对点状光源有光圈感。别人看一排路灯像是一颗颗星星,我看是一片星座。

疼痛:前一两天有伤口的疼痛和钝痛,就像是磕青了一块那样。之后偶尔有肌肉痛,尤其是在转眼珠或者是眼部肌肉用力的时候。

反而是没有做手术的左眼肌肉疼痛比较厉害,因为这段时间一直依赖右眼,而左眼是主视眼,大脑总是努力让左眼跟着一起看,肌肉紧张时间长了就会疼。

其他:瞳孔缩回期间视物重影。 以前习惯了看不清的东西就贴近了看,现在反而在近处是无法对焦的了。

点状光源照过来的时候,眼前会多一圈金色光圈,类似于下图: 

6月20日,第二只眼,左眼。

这一次约在了早上8点,当天的第一个。因为上一次的手术过程并不疼,这次我比较放松。以前看国内有人分享ICL的经历,说能听到像订书器一样咔哧咔哧的声音,还有人连着吐两天什么的,我也都没有。也可能是因人而异吧~

还是上次的那个护士小姐姐,流程也和上次一样。我的瞳孔完全散开的时候,又被带到手术区了。还是同样的医生,还是同样的手法。麻醉师一眼就认出了我,亲切的和我打招呼,问我还记不记得他们。回想我当时,一只眼完全散瞳散成猫,另一只是一千二百度没戴眼镜,我能看得清他们长什么样我就不来做这个手术了好嘛!

麻醉医生交代,上次给你用了镇静剂,但是这次我可能会减少剂量。因为外面天气热,镇静剂和热天气会让你头疼眩晕,不能用太多。我同意了。

主治医生在眼睛上做标记的时候,我感到了角膜上轻微的压迫感,心里还是落空一下,心想不会是麻药劲没够吧…

 

忐忑地上了手术台,期待着像第一次那样迷迷糊糊看看灯光冲冲水就过去了。这时我看到了眼前有一个小的类似叉子vork一样的器材。我上次没看见啊!紧接着就是一阵疼痛。这是一种胀痛感,说起来很奇怪,有点像姨妈痛的那种胀痛和绞痛的感觉。我开始紧张,也忍不住哼了几声,希望麻醉师能听见,给我加点料。然而麻醉师并没有理我,而是之前的那个女医生一直握着我的手安慰我。我就抓着她的手,灯光依然是五颜六色的,水也是凉凉的,然后又是一个什么器械在我眼前闪过,又是一阵疼。这点镇静剂没有达到完全游离忘记疼痛的地步,却又足够让我意识不到具体都发生了什么。两拨疼痛之后就结束了,女医生带我出来,直接检查了一下镜片的位置,然后拿着疼痛指数表问我,刚才有多疼。我想了想,应该在3级多一点点,虽然不可忽略,但是可以忍受,毕竟还是上了很多麻醉的。

又回到候诊室,继续上次一样半小时的胡乱絮叨。然后又上去检查。检查的是另一位医生,他说99%的患者都在第二次手术时有更多的感觉,看到的也更多。而其实所有流程都是一样的,药的剂量也是一样的,可能是镇静剂的缘故,很多事情第一次忘记了,而第二次重复出现的时候,大脑就又回想起来,所以才会有更多感觉。于是又测了眼压(25),拆线。这次没有滴药水戴隐形,而是抹了一种药膏。这个药膏也要带回家,睡前抹一下。这个药膏后来证实和抗生素类的差不多,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次的处理方法是不同的。

中午出门恰好外面很热,在车里坐了一会头疼就开始了。不知道是眼压大,还是因为镇静剂的副作用,反正当时是一种左后脑被人牵扯的那种神经痛,而且越来越不能忍受。快到家的时候附近的桥被立起来了那时我简直就要骂街。后来终于哼哼着回到家,狂吞两个止疼片,过了半个小时药效起了才渐渐睡着,再醒来头痛hoofdpijn就消失了。回想一下,当时的疼痛指数已经可以超过7,难怪麻醉师之前提醒我。另外发现如果躺下,会比坐着疼痛减轻一点,说明和当时的眼压过大也是有关系的。

顺便说一下,根据验光师的说法,正常人的眼压是15左右,±5都是可接受范围。所以左眼当时25的眼压,虽然在刚手术后是比较正常的值,但是也足够大了。而且,第一次拆线的时候,固定器被拿下来的一刹那,眼睛里马上有水流出来。而这一次就没有,可能也是因此增加了一定的眼压。再者,第一只眼只有600左右,这一只的度数是第一只的近一倍,镜片自然也厚了一些,可能会造成更多的并发状况。

第二天验光,眼压回落到15,视力直接达到1.0。除了眼睛有点红,其他一切良好。至此我双眼视力都已经超过了之前的眼镜矫正视力。不过,术后视力需要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才能最终稳定下来,这期间还是会有变化的。

最后是一个荷兰的朋友们比较关心的问题:保险是否报销

在确定定做镜片之前,需要自行向保险公司申请批准。并且让主治医生写一封推荐信medische verklaring。保险公司会根据你的眼部情况报告和医生推荐信来判断是否符合报销条件。报销条件也随保险公司而不同。我记得的我的保险公司审核条件是:

  1. 眼睛度数大(多少度以上我忘了),或者双眼度数差过大(比如我双眼差了接近600度)

  2. 隐形眼镜不耐受

  3. 主治医生的推荐信

  4. 剩下还有什么不记得了…

总之,这些审核通过了以后才可以决定是否给你报销,接到他们的决定之后,才可以跟医院安排定做镜片。如果自己先做了手术,很有可能保险公司是拒绝报销的。报销根据保险公司和医院的合同关系,可能会报销70%-100%不等

就算保险公司不提供报销许可,也是可以根据你的国民基本险和附加险有一些报销金额的。这个从50欧到750欧不定,不知道这些保险的规定是什么,保险公司众多,就没法一一研究啦。

 

 

第二只眼过去一周之后,眼罩和药都停了。刚做了复查,不矫正的情况下,裸眼左眼可以看到1.0,右眼接近1.0,镜片位置准确,晶体空间充足。除了还不能提重物,做力量运动之外,已经可以开始运动啦!

接下来只希望视力一直这样保持下去,刚刚发现,左眼的飞蚊现象竟然消失了!

以上是我的一点个人经验,码了这么多字出来,纯粹为了分享,仅供参考。细节问题还请自行搜索或咨询专业人士。最后希望大家注意保护眼睛!

截至今天发文之前,我们再次问了下Yautina的感受。手术至今恰好一年。目前左眼的飞蚊现象依然存在(可能是因为常用电脑的缘故),右眼的光圈现象基本可以忽略,左眼依然有轻微的光圈现象,但是已经习惯了。之前左眼为绝对的主视眼,而现在双眼均衡了很多。眼睛其它的不适现象已经消失,不但如此,Yautina还养成了平时带墨镜,并且不再贴近看书的好习惯。

 

 

— / Sunway  学习充电站 / —

点击图片阅读

 

▽ 最新荷兰语课程 ▽

△ 全日制暑期课程 △

 
 

▽ Sunway荷兰语角 ▽

△ 荷兰语融入考试保过课程 △

 

往期  精彩回顾
  
 

 

CRKBO认证学校

 

做最专业的荷兰语培训

微信:sunwaylanguage

知乎:Sunway荷兰语

小程序:荷兰语学习